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 砂星座詩社成立之緣起
周五 五月 11, 2012 7:48 pm 由 阿哲

» 砂星座诗社社员名单(待填补丶待修正)
周五 五月 11, 2012 7:33 pm 由 阿哲

» 十月(沉入江底)
周三 一月 25, 2012 10:29 pm 由 ewen18

» 婆罗洲文学之旅~~城市简讯诗比赛得奖作品
周五 十一月 11, 2011 7:38 am 由 xingzuo70

» 走一趟“婆罗洲华文文学巡礼”
周五 十月 28, 2011 7:52 am 由 xingzuo70

» 婆罗洲华文文学巡旅缘起
周五 十月 07, 2011 7:39 am 由 xingzuo70

» 古晉中华苐一中学 林诗琴
周五 十月 07, 2011 7:34 am 由 xingzuo70

» 古晉中華第一中學:鄭敦芹
周一 九月 05, 2011 8:11 am 由 xingzuo70

» 2011婆羅洲文化巡旅开幕式
周一 九月 05, 2011 8:00 am 由 xingzuo70

九月 2017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日历 日历

合作伙伴
免费论坛

免費論壇




古晉中華第一中學:鄭敦芹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古晉中華第一中學:鄭敦芹

帖子  xingzuo70 于 周一 九月 05, 2011 8:11 am

鄭敦芹

1995年出生,雙子座,喜歡唱歌、跳舞、閱讀文學。現就讀于古晉一中高一文商忠,藝術体操運動員。

@马桶上的三分钟

“嘀哒!”时针、分针、秒针三兄弟在十一时碰上了,打滚的肚子把我从被窝里拉到了厕所。
我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惺忪的双眼盯着厕所深蓝色的门,等待排遗物的降临。当第一颗排遗物分娩后,突然“轰隆”一声,马桶竟裂开了!我拉着睡裤,挂着惊讶的大嘴,在半空中的急速下降恐惧。
我的恐惧尚未消失,就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大片软绵绵的东西上,还闻到一阵阵既熟悉又陌生的芬芳。我那已被恐惧吓得睁大的双眼往侧面一望,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大片不知名的花丛上。我倒吸一口气,突然发觉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碰触了,回头一看,数只似曾相识的小生物在半空中拍动着翅膀。它们往我张大的口里塞了一片粉色的花瓣,吞下花瓣的那一刻,我顿时听到了它们的声音。
“你是谁呀?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甜美的问题从其中一只拍着粉红色小翅膀的小生物口中传出。不等我回答,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扶了起来,让我安稳的坐在花丛上。我望着这群奇怪又可爱的小生物,呆呆的从口里吐出几个字:“我是小芹。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到了这里……那你们是谁呀?这里是哪里?”只见它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了一番,又用甜美的声音告诉我:“我们是小精灵,这里是地球仅剩的美丽世界。根据课本,你应该就是那无恶不作,让地球毁容的可恶人类吧!”
我愣了一下,什么是无恶不作,让地球毁容的可恶人类啊?正当我的脑筋正拼了命的转动时,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我悬在半空中跟随这群小精灵来到了一座堂皇的大殿前。它们合力将大殿的大门推开后,无形的力量又把正欣赏着大殿的我送到了美轮美奂的大殿里。大殿前的正坐着一只戴着小皇冠的精灵,正面带笑容的看着我身边的这些小精灵。
“大王,这是我们在百花丛上发现的人类,叫小芹。“那把甜美的声音从我的耳边掠过。只见和蔼从那大王的脸上迅速消失,并用威严无比的声音命令侍卫们去查探还有没有其他同伙。
一会儿,侍卫回来了,结果当然是没有其他同伙。它松了一口气,再看看我一脸的惊吓和无辜,放柔语气说道:“看来她应该不是个坏人,何况我们的侍卫个个身手不凡,想必她是奈何不了的,她就由你们处置吧!”
听了大王的话,小精灵们又窃窃私语了一番,那看来是领导者的小精灵又用甜美的声音说:“既然大王这样认为,那她应该不坏,我们就带她出去了!”它们向大王道谢,也逼着我鞠躬后,又用无形的力量把我带到了百花丛里。
不看还好,一看还真是让我目瞪口呆,只差下巴没掉了下来。粉红的、粉黄的、粉蓝的……不同粉色的花形成了这五彩缤纷的花海,空气中还弥漫着百花混合的芳香。百花丛上还有一些背着小花篮的精灵正采着花瓣,也有一些小精灵正伴着蝴蝶、蜜蜂、蜂鸟们玩耍,让我不禁沉醉在这温馨的花海里。
“怎么样?吓着了吧?看来你应该是二十二世纪出生的人类,连花海都没看过。”那甜美的声音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我又吓了一跳,可是它怎么知道我十二十二世纪出生的呢?不待我发问,它就回答了:“这还不都怪你那可恶的祖先,都是因为他们在大肆发展高科技的同时,却忽略了对地球应有的照顾,让地球的头发片一片的消失,让地球发烧得越来越厉害,让地球的眼泪从蓝色变成黑色,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这些后代还能看到什么花花草草吗?”听了它这席话,我开始对我敬重的祖先们产生了疑惑,他们真的对地球做了如此可恶的事?“不信?再带你去看看!”小精灵看出了我的疑虑,二话不说又把我带到了森林。抬头一望,一大片的翠绿映入眼帘,让我的近视好似减低了几倍。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杂声传入耳里,一看竟是课本里才出现的猴子和松鼠!我一脸惊讶地看着猴子们拉着树藤玩接力荡,看着松树用两颗门牙啃着松果,这里真的是地球吗?“可怜的人类啊!”甜美中参杂着少丝无奈。“咻!”我来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蔚蓝的天和绿油油的草原让我想起了美术课时的想象画。地球真的曾经这么美吗?头一转,我竟看到了红眼睛、长耳朵的白兔、甩着马尾的骏马、还有许许多多从没看过的动物。只听骏马突然双脚站立,嘶叫了一声,我顿时感受到他们对自由的热爱。
“咚!”“哎哟!”我使劲的摸着屁股,用怨恨的眼神望向小精灵,但它们竟视若无睹。从它们的表情里,我刹的站了起来,在广大的草原上奔跑。可是跑了不到十米,我就跌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小精灵一看,摇着头发出一声叹息,又把我悬会半空中,带到了下一个地点。
这次,我来到了小溪前。小溪远远的后方是连绵不绝的山脉。我终于相信了祖先对我们的好,也给我们的坏,这两者是成正比的。在二十三世纪的课本里,看到的也只不过是水墨画,怎么可能以清澈的蓝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羡慕的看着在小溪里玩捉迷藏的小鱼,小精灵又轻轻的让我踩到小溪里。小溪的晾沁入我的心扉,我在这清新的空气,发出铃铛般的笑声,加入小鱼的游戏。突然,我脚一滑,“扑通!”……
“扑通!”一声,将我紧闭的双眼撑开,揉了眼,张大着望向厕所深蓝色的门。
半晌,我机械式的完成了清理工作,慢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迎来一丝不太好闻的闷气。我叹息着望向空中那轮朦胧的月亮,努力的,企图寻找小精灵的足迹。微弱的月光下,一本破旧的书在不知名的角落安静的躺着。它叫《地球仅剩的美丽世界》……


@迷宫


那天,在洗手的片刻,偶然看到了一幅有趣的画面。在厕所的地板上,铺了块防滑地贴。里边有只蚂蚁正着急地钻来钻去,仿佛在迷宫里寻找出路。
有趣的是,那只蚂蚁每每到了“出口”,却止步不前,像在犹豫着。结果,又转头往“迷宫”里走去。就这样,直到我离开,蚂蚁仍处身于“迷宫“之中。我没有
给予帮助,因为希望它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迷宫”。
人,何尝不是这样?人生里的迷宫不计其数,出口也一定会有。但找不找得到,靠自己的能耐;走不走得出来,靠自己的勇气。
一旦走入迷宫,人一定会陷入彷徨无助和惊慌失措当中。这是必然的。大部分的人就在这时一股脑的乱冲,想靠着侥幸逃离。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侥幸”的存在。越是乱闯,越是深陷其中。所以,进入迷宫后,最该做的,就是把心安定下来,冷却自己,再思考。只要学会控制自己,找到出口,并不难。只是有太多太多的人总爱把自己浸在彷徨失措当中,却不努力把自己从这些无谓的忧虑抽离。
冷静,思考,是进入迷宫后的两个基本动作。尔后,出口必定出现,但仍会有人在出口前止步,像那只蚂蚁般,犹豫,回到迷宫里。这没有错,只是他们不相信自己有走出迷宫的能耐。何必?既然有胆子走进来,就别想着会出不去。他们就缺股气,是的,勇气。勇气,在心里,就看自己肯不肯让它助那一臂之力。
然而碰壁,又何妨?有谁的人生道路是一帆风顺的?碰壁,是为下一次的迷宫做准备,也是人生的经验,是累积的智慧。只要坚持,出口就不会消失,除非自己把自己锁在里边了。拿出勇气,他会成为重见天日的路灯,也会是黑暗中的安慰和光明。
迷宫,不可怕,就怕自己不想走出来。三个步骤,不难,就怕自己不想做。只要冷静些,只要思考些,只要勇敢些,没什么做不来的。人生路不短,迷宫更不少,就潇洒走一回吧!


@糖罐子


一颗二颗三颗
轻轻地从糖罐子取出
十仙二十仙三十仙
沉重地从小钱包抖出
多少孩童甜蜜的欢乐的自豪的
多少父母辛酸的疲累的血汗的
倒映
一颗二颗三颗
轻轻地从糖罐子取出
后来
告别糖罐子
不曾留意糖罐子奇妙的倒映的
魔术


@不解


早晨
迎接我的是水墨画
正午
陪我吃午餐的是哔哔
夜晚
陪我入睡的是热能
欺骗的历史说
世界是七彩而美丽世界是宁静而和谐世界是温暖而清新的
海市蜃楼
不然是色盲
我身处黑白中
发贴者 馬來西亞砂拉越星

xingzuo70
Admin

帖子数 : 16
积分 : 2275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1-08-15
年龄 : 47
地点 : 馬來西亞砂拉越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ingzuo.onlinegoo.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