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 砂星座詩社成立之緣起
周五 五月 11, 2012 7:48 pm 由 阿哲

» 砂星座诗社社员名单(待填补丶待修正)
周五 五月 11, 2012 7:33 pm 由 阿哲

» 十月(沉入江底)
周三 一月 25, 2012 10:29 pm 由 ewen18

» 婆罗洲文学之旅~~城市简讯诗比赛得奖作品
周五 十一月 11, 2011 7:38 am 由 xingzuo70

» 走一趟“婆罗洲华文文学巡礼”
周五 十月 28, 2011 7:52 am 由 xingzuo70

» 婆罗洲华文文学巡旅缘起
周五 十月 07, 2011 7:39 am 由 xingzuo70

» 古晉中华苐一中学 林诗琴
周五 十月 07, 2011 7:34 am 由 xingzuo70

» 古晉中華第一中學:鄭敦芹
周一 九月 05, 2011 8:11 am 由 xingzuo70

» 2011婆羅洲文化巡旅开幕式
周一 九月 05, 2011 8:00 am 由 xingzuo70

十二月 2017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日历 日历

合作伙伴
免费论坛

免費論壇




遙想星座诗社:文学的、思想的、艺朮的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遙想星座诗社:文学的、思想的、艺朮的

帖子  xingzuo70 于 周二 八月 23, 2011 3:34 am

遙想星座诗社:文学的、思想的、艺朮的

作者:林武聪

砂拉越星座詩社要推出一個40周年紀念特輯,邀我這個前主席寫一些感言。我有些驚訝:真的有40年了嗎?時間過得可真快。據我所知,星座詩社于1970年在古晉注冊,1971年舉行成立典禮。我在1985年才開始參與詩社的活動,來不及見證詩社成立初期的轟轟烈烈,算是後來者了。我還記得,詩社曾在1991年舉辦20周年紀念文學激蕩系列活動,想不到一晃就接近20年了。我自1997年起就因工作關系一直留在西馬,一年只回去家鄉古晉幾次,沒有什麼機會參與詩社的活動。這幾年從網站與報章上得知詩社又再活躍起來,心里頗有感觸。
我總覺得,星座詩社雖然只是一個組織松散的文學團體,但動靜自如。幾個爽快的朋友湊在一起,策劃一些活動,說做就做,沒有太多顧慮。詩社里的執委來來去去,老的退下來,年輕的接下擔子﹔許多年過去了,詩社就這樣生存下來。詩社一向來不只舉辦文學節目,也配合本土情況而推動其他藝術、文化與社會活動。然而,每次我和幾位老星
座談起,總覺得大家在心里還是以文學為依歸。畢竟,當初星座詩社的成立,是標榜提倡現代文學的精神:突破框框,開拓新境。時至今日,文學論者都說現代文學已經死翹翹,但是在老星座心里,求新求變求好的文學精神,理應不死。
我還記得,詩社曾在古晉的多家報章主持文藝副刊,副刊的版頭常用社徽(以小熊星座為圖案)作招牌,旁邊還附上幾個字:文學的、藝術的、思想的。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星座詩社的口號或理念,也不曉得當初的執委會可曾開會討論後才接納它。詩社里似乎也沒有人為它提供詳細的詮釋,但它卻仿佛是我們大家都認同的定位或路線。以文學為先,視它為藝術,也要提升思想,我自己心下是這麼想的。
詩社在1991年所舉辦的20周年紀念文學激蕩系列,節目包括國語與華語現代詩朗誦比賽、文學與政治講座會、文學交流會、筆談等等。其中的筆談是邀請幾位老星座針對砂
拉越星座詩社的過去、未來與現在這一課題寫下看法,然後編成特輯,刊于古晉的國際時報(1991年12月28日)。我手頭上還有這份剪報,前幾天重看了一遍,覺得有兩段話很有意思,也很有概括性,忍不住要和大家分享,也可藉此回顧20年前的看法。星座詩社前主席黃澤榮說:星座詩社的實質精神在于破除舊框框,不斷探索和創拓新境。星座詩社是藝術的,也是思想的。過去20年偏重把藝術精神通過文學創作來體現,思想層次的提升之鼓勵工作顯然匱乏,未能平行發展成為有藝術純度,也有思想深度的啟蒙組織。期望通過詩社,不只是能培訓更多獨立特行、有理想、有抱負的寫作人,且能帶動文藝青年對時勢事態作出關懷和思考,寫出擲地有聲的作品來。詩社第一任執委之一的謝永就說:辦文藝活動是一項植林的工作。詩社應在這項工作中保持過去大膽求新的精神,讓生態各異的各種花樹,選擇適當的地勢生長。最好不要嘗試將文藝創作必須和什麼扯上關系,或和什麼不可扯上關系。我們怎麼能忍心要一顆年輕的心未老先衰,非議他寫情寫愛,正如我們不能去苟同一顆創作心智停止成長的病態?其實寫些什麼題材都可以產生杰出的作品,只要寫得情真和超眾。這兩段話可見出老星座對文學的抱負與基本態度,或可作文學的、藝術的、思想的這一理念的注腳。
我始終相信,文學創作是十分個人的心智活動。參加星座詩社,協助舉辦活動,對個人而言主要還是一種社會參與,為了推廣文學而付出時間與精力。若說個人能有什麼收
獲,最寶貴的還是詩社同仁之間無所顧忌的交往、文學資訊的分享、文學觀點的踫撞,以及各種活動對本身在文學體驗方面的啟蒙、刺激或提升。各種文學活動的喧嘩過後,個人還須回到書桌旁,靜靜閱讀,靜靜書寫,甘于寂寞而後才能有作品產生。而所謂功夫在詩外,隨著閱歷的增加,寫作人必會發覺,文學功夫不只限于文字掌握與書寫技巧,也還需要更廣泛的知識,豐富的人生感悟,開闊的眼界、豁達的胸襟、敏感的心靈。老星座或像我這樣不太老的一輩(或不認老?),40年或20年來,因各人的際遇不同,對文學的態度也當然有所改變,這應該是很正常的現象。然而,如果我們對文學仍然舊情難忘,仍然有所期盼,那麼,對文學的欣賞或創作就不會完全不在乎,反而會有不同的要求。
老星座之中,永就寫詩最具個人風格,也最能堅持。他早年出版過詩集《悲喜集》與《站卡》。大概兩年前吧,他把個人比較滿意的作品挑出來,不斷修改,精益求精,輯成一冊。他也把一份詩稿交給我,要我提出一些意見。我重復讀了又讀,讀著精致濃縮的詩語言,有些是我已經熟悉的,有些是他近年來的新企圖。我感覺他有一個自足的詩的世界,就詩而言我幾乎難以挑出什麼不足之處,卻是久久無法下評。後來我向他提起,他卻搖搖手說:不要去管那些了。
我知道他又有新的體悟,又要讓自己的作品更上一層樓了。我想我可以了解永就的心情。這些年來,我對自己的詩也不滿意。更甚的是,我讀其他許多詩人的詩也不甚滿意,但是我把那種感覺藏在心里,不敢說出來。有一天,我讀楊照的書《迷路的詩》(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6年),里邊有一篇文章《在有限的溫暖里》,其中有幾句話仿佛說中我的心事:什麼時候停止寫詩的?有一些別的事情干擾著我的浪漫詩人夢幻。我的詩,別人的詩都少了些什麼,一些我愈來愈覺得不應該缺少,偏偏卻無以掌握的東西。該怎麼說呢?我在那一刻看穿了詩與詩人的荒蕪本質。詩里沒有人問公理與正義的問題,詩人無法回答最簡單的公理與正義存不存在的懷疑。
真的是荒蕪的本質嗎,詩與詩人?我感到沉重,像我每次回鄉的感覺。回到老家翻閱家鄉的報紙,聽家鄉的朋友說起許多故事,總感覺有一種郁悶的氛圍。我想起我熟悉但遙
遠的家鄉,想起這幾年來在互聯網上讀到的關于家鄉的種種資訊,總覺得有許多同鄉人的內心世界我無法真正走進去,總感到他們有滿腔欲說還休的憤懣。為什麼呢?我無法肯定。是因為長久的劣質政治?虛浮的社會風氣?封閉的文化環境?公理與正義的實際闕如?不是說現今的世界已經資訊發達,社會已經開放進步了嗎?為什麼我感覺中的家鄉卻像是一只患了憂郁癥的貓咪?為什麼我寫不出她的憂郁?要寫出自己滿意的詩真的這麼困難嗎?我又記起張景雲先生曾為《有本詩集》(吉隆坡:有人出版社,2006年)寫過一篇序文《語言的逃亡》,其中有不少令人深思的話:今天的詩人第一不能不關心詩的語言(的美學含義),第二不能不關心大政治,這個大政治關涉到人類語言的前進,也就是詩人這個行業的前途。社會控制手法不斷翻新,今天唯有詩的鴕鳥才會說,大政治與我無關。在我看來,這篇序文是馬華詩壇的一篇重要文獻。我讀它仿如讀一首現代詩,讀到結尾時尤其感到沉重:阿爾道斯赫胥黎的勇敢的新世界正一點一滴的滲入我們的世界,可怕!百年後的世界,萬人之中一人是統治階層,一人是自由思想逃亡者,其余都是奴隸。詩人,做好你的自由思想逃亡者吧!
楊照的荒蕪說,張景雲先生的大政治說,對有心于文學的人來說或許有刺激或刺痛的作用。然而我想來想去,在感覺沉重之余卻有一個顧慮:如果我在不經意間讓年輕的詩社朋友感覺到原來文學這麼沉重,那豈不是把他們都嚇跑了?所謂沉重是不是自己年歲痴長後才有的一廂情願?永就的筆談不是說過了嗎:我們怎麼能忍心要一顆年輕的心未老
先衰?其實,文學千姿百態,可重可輕,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創作或欣賞文學應該可以有更大的包容性與靈活性,不必執著必須這樣或必須那樣,或讓文學理論牽著鼻子走而無法收放自如、游刃有余。對于文學的感悟,我自己也有一次眼高手低的體驗。幾年前台灣大學的張健教授曾在新紀元學院當客座教授一個學期。有一天我有機會和他談到寫詩的體驗,我說自己很在意每一句詩是否有足夠的詩質,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他笑笑地說:哦,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我那時心下頗不以為然,覺得他倚老賣老。他在馬來西亞逗留的兩三個月期間,寫了幾百首詩,把兩本練習簿子寫得滿滿的。當然我不覺得那些詩特別好,但是後來想想,他寫詩寫得自然輕快,我一年里寫那麼幾首詩,刻意而沉重,其間功力的高下之分已然明顯不過。也想起幾年前在新紀元學院舉辦的一場文學研討會中,北京大學的陳平原教授曾提到一個閱讀樂趣的感悟。他說有一天在課堂上為學生分析小說,自己說得頭頭是道、興高采烈,卻突然看到班上的學生個個臉色凝重﹔教授至此驚覺:把小說過度分析或詮釋,反倒使人失去閱讀的樂趣。小說如此,其他文類或藝術形式何嘗不是?曾看過電視節目主持人訪問周星馳,問他對自己的影片《功夫》評價如何。周說:好看!我心里想:為何我不能寫出好看又受好評的詩?好看的文學作品不一定都媚俗、都缺乏藝術的深度或思想的厚度吧?
所以,年輕的詩社朋友,如果我們的家鄉真有許多憂郁,如果未來的世界真的非常可怕,如果倚老賣老的寫作人處處顯得沉重,那麼,就用你們年輕的心、年輕的文學去對
抗吧!人生有憂有喜,世界可怕又可愛,都等著你們去體驗。文學的未來,或輕或重,或美好或荒蕪,就靠你們的努力了。然而,對于老星座或不太老卻不再年輕的星座朋友,包括我自己,我還是想說:這麼多年了,如果我們還沒心死,還有感覺,我們怎能忍受創作心智停止成長的病態?顧後瞻前,反思當下,如果我們還記得文學的、藝術的、思想的,難道我們還不能看透:我們的文學曾經年輕,但文學心智的成長終須面對無可回避的沉重?而時間不多了,我們不可能再有另一個40年﹔何不趕緊從沉重之中破繭而出,以一身輕裝,重新上路?
(2009年10月7日)

xingzuo70
Admin

帖子数 : 16
积分 : 235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1-08-15
年龄 : 47
地点 : 馬來西亞砂拉越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ingzuo.onlinegoo.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